🌠Amy🌈

後面的是樹不是爆炸!!!

後面的是樹不是爆炸!!!

後面的是樹不是爆炸!!!

「法音畫不好」詛咒已解除😄(好開心~)

這張原本只是要練法音的頭髮放下來的樣子(髮圈在她旁邊的草地上)


  • 這張All蓮塗鴉是我摸魚的產物


  • 我原本在寫數學


  • 畫完發現好多個都畫歪了(我有罪)



(第一張比較清楚,第二張是全圖)雖說是塗鴉,但還是練習了各種髮型,對變身髮型表示不會畫,目前努力研究中。


最近中了「法音一直畫不好」詛咒(?),不知為何,手感一直很糟,努力破解詛咒中。


我比我想的還要喜歡蓮音。


對數學寫不完表示痛苦。

長髮公主+爬梯子+還帽子

蓮:法音妳要小心一點啊!😨

法:放心,沒事啦~😜

剛剛畫的,我果然不太會塗色😕

 æ³•éŸ³å¦³è¦ç«™ç©©ï¼Œä¸ç„¶æœƒæŠŠè“®éŸ³åš‡æ­»å•Š!

梯子是因為怕蓮音會痛,這對姐妹就是這麼可愛,所以,把希和布丟一邊吧,百合才是王道!!


突發奇想的腦洞~

CP:法希蓮布

以第二季作為背景

身體交換梗

第一次發文好緊張!

———————故事開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ï¼ˆ1)

皇家學院的早晨,希爾杜一邊散步,一邊走向花園。

「希爾杜,早安!」

原來是蓮音。

「法音沒跟你在一起?」希爾杜疑惑的問,平常不是都形影不離的嗎?

「下週足球社要和別校比賽,所以現在要加緊練習。」

「這樣啊。」

只要有法音在,皇家學院就不會輸吧。

想到她認真練球的樣子,希爾杜不禁笑了起來。

一直都很有精神呢~

「啊!!希爾杜,那是什麼!?」

蓮音手指花園的方向,驚慌失措的說。

希爾杜也往花園的方向看去。

那是什麼?

一種非常不自然的詭異綠色光線照住整個花園!?

「去看看吧!」

「嗯!」


(2)

兩人趕到花園,沒想到綠光突然變得很亮。

「哇嗚...眼睛真不開!」

...太亮了...!

等光線散去後。

「喂!你沒事吧?」

希爾杜往蓮音的方向看去。

咦?好像有哪裡怪怪的?

「我没事,那希爾杜呢?」

咦?「我」在那邊?!

不對啊!我不是在這裡嗎?

蓮音看了看自己。

這………………

「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!!!」

「我...我變成希爾杜了!?天啊!我要怎麼吃飯,上課,上廁所,洗澡睡覺?!!」

這應該是我的臺詞吧?

「這真是太可怕了,大白天怎麼會發生這種恐怖的慘案!?要變也應該是變成布萊德smam才對啊!!」

希爾杜無言的看著蓮音,是啊,要變也應該變成法音

(3)

終於恢復鎮定的蓮音開始和希爾杜討論接下來的各種問題。

「我替你上課應該沒問題,你的話嘛...就請病假好了。」希爾杜說。

「換衣服我找噗莫幫忙,你只要換掉最外面的就好,我裡面還有穿,敢偷看你就死定了!」蓮音說。

討論到最後一個問題,睡覺。

睡覺能有什麼問題呢?

問題可大了!

「你這個死變態,你該不會已經在想法音的睡相了吧?!」

「你才要好好克制自己,別用我的身體夜襲布萊德。」希爾杜不甘示弱的說。

「我...才不會...做那種你才會做的事情!」蓮音生氣了。

「什麼叫我才會做的事情?!」

「你自己心知肚明!」

「心知肚明的到底是誰啊?」希爾杜的理智線斷了。

「哼!不理你了」丟下這句話,蓮音生氣的揚長而去。

(4)

到了夜晚,該來的還是來了。

站在女生宿舍前面。

整天都在盡力裝成蓮音的希爾杜,正猶豫著。

『你這死變態,你該不會已經在想法音的睡相了吧?!』

這句話在希爾杜的腦海裡揮之不去,我...才沒在想這種事呢!

「蓮音,你不進去嗎?」

轉過頭,說話的是法音。

「要...要啊。」

「那就走吧~」

法音拉著「蓮音」走進去了。

冷靜,我現在是蓮音不是希爾杜!!

在心中默唸了上百次,還是無法冷靜的希爾杜,就這樣被法音拉進房間。

「蓮音,你準備好了嗎?」

準備?準備什麼?

「要做什麼?」

「要洗澡啊。」

洗...洗澡!?

「要...一起洗?」

「對啊,不是平常都這樣嗎?」

...平常?

鎮定,希爾杜你是個紳士啊!!

(5)

我不是紳士。

我現在人在女生宿舍裡,在朋友以上,戀人未滿的「朋友」的房間裡,和她在浴室裡,一起洗澡。

她現在正一臉開心的告訴我足球社的趣事。

這畫面已經超出我能接受的尺度範圍了。

我腦袋一片空白,無法思考。

這是什麼狀況啊?!!

現在是蓮音不是希爾杜!

現在是蓮音不是希爾杜!

現在是蓮音不是希爾杜!

可是我根本就不是蓮音啊!!!!!

這刺激太強可怕了,我快受不了了!!

「天啊,蓮音你流鼻血了!」

(6)

穿好衣服,法音扶著我走出浴室。

謝天謝地終於結束了。

躺在床上,努力不去回憶剛才的畫面。

不去回憶什麼的,根本就做不到啊。

心煩意亂的希爾杜睡不著。

好險法音和蓮音是分開睡的,這種刺激我可受不了第二次。

「碰!」

什麼聲音?

原來是法音睡著後從床上掉下來了,不過她本人並沒發現,睡的很熟。

真是的,連睡著了都要人操心。

輕輕的把她搬回床上,深怕吵醒她。

轉身想走回床上,衣角卻被她緊緊抓住。

以蓮音的力氣掙脫不了。

坐在法音的床邊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突然,希爾杜被法音的下一個動作嚇到了。

在次陷入不知道該怎麼做的囧境。

法音把希爾杜當成抱枕,睡得很熟。

……動不了。

現在該怎麼辦呢?

(7)

「好無聊~」

一整天請病假的蓮音躺在床上嘀咕著。

「喀嚓。」門打開了。

進來的人是……布萊德smam!?

差點忘了,希爾杜的室友是布萊德smam!

「希爾杜,你沒事吧?聽說你病得很重。」

「呃……啊!咳,咳,對啊,我病得很重啊哈哈……」差點忘了要裝病。

蓮音極不自然的演技,反而讓布萊德更擔心了。

看來希爾杜的病比想像中還要嚴重!

「我來幫你量體溫。」布萊德的手覆上蓮音的額頭。

布...萊德smam在...關心我?!

蓮音的臉上瞬間變紅,臉頰好像火燒般的滾燙。

「天啊,希爾杜你在發高燒!我去幫你叫醫生!」

啊!別走!

「等一下!」

「怎麼了?」布萊德疑惑的看著蓮音。

「不需要那麼麻煩,這種小感冒睡一下就會好了。」蓮音很努力的學希爾杜說話,說什麼也要留下布萊德smam!

「可是你在發燒。」

「那不然你陪我,一下就好。」希爾杜說話應該是這樣吧?

「可是劍道部那邊還有事欸。」

「朋友重要還是劍道部重要?」蓮音想起有次法音生病也是這樣說的。

「唉,好吧,就一下下。」真是損友!

不過沒想到希爾杜生病時居然會撒嬌?

(8)

隔天早上,希爾杜只要一看到法音,就會想到當時的畫面。

一整天都無法好好和她相處。

真是,我到底在幹麻?

話說回來,法音人呢?

啊!找到了,她在和布萊德說話。

在說什麼啊?從這裡聽不到!

「啊!希爾杜!」

「我是蓮音。」連一眼都沒看,我不假思索的回他。

「你是撞壞腦袋了,還是沒睡醒?」

咦?

說話的是我?!哦,不對,是蓮音本尊。

「他們在說什麼啊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「那就在靠近一點好了~」蓮音提議。

「可是...好吧。」

法:「你是不是和蓮音吵架了?」

布:「沒有啊。她怎麼了嗎?」

法:「蓮音最近好奇怪,突然變得好安靜,今天都不理我。」

布:「這樣啊,話說希爾杜也很怪呢。」

法:「很怪?」

布:「他昨天在向我...撒嬌?」

法:「!?」

(9)

「你這兩天到底在幹什麼?居然讓法音不安?」蓮音生氣的說。

「你用我的身體向布萊德撒嬌?」希爾杜也不開心。

「什麼叫『用我的身體』?」

說話的是...法音!?

「就是說啊,好歹也解釋一下吧?」

布...萊德?!

希爾杜和蓮音只好把事情全盤托出。

布萊德的笑臉僵了一下。

法音的紅得像番茄一樣,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。

蓮音用足以殺人的銳利眼光瞪著希爾杜。

希爾杜的臉色也很難看。

這時突然一到綠光照了下來,正好照在希爾杜和蓮音身上。

變...變回來了!!?

(10)

「原來只要說實話就可以變回來了?!」

「那我這麼辛苦是為了什麼?」

「希爾杜是大笨蛋!!」說完法音就害羞的跑掉了。

「法音你聽我解釋...喂!別跑啊!」希爾杜連忙追上去。

「喂!希爾杜你個死變態!不準你再接近法音!!」護妹心切的蓮音也想追上去,但是被布萊德攔下來。

「陪我一下好嗎?」布萊德滿臉笑容的問。

「可是...」

「希爾杜重要還是我重要?」布萊德依然滿臉微笑。

蓮音的臉紅了起來。

開心的說:「當然是布萊德smam重要!」

討厭啦!布萊德smam好狡猾!

「法音?」希爾杜看著躲在足球社社辦裡的法音,要躲就躲好一點嘛。

「你...認錯人了...」

「是嗎?虧我還特地買了蛋糕。」希爾杜說。

「有蛋糕!?」法音探出頭來。

「找到妳了~」

啊!失策!法音後悔的想。

「那麼——」

「喂,希爾杜你幹什麼?!」

希爾杜直接把法音整個人扛起來。

「什麼幹什麼?當然是去吃蛋糕啊~」

「對不起,法音妳願意原諒我嗎?」

「當然好啊!」法音開心的笑了。

「走吧!」

「嗯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結束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哇~終於結束了!撒花!!真是可喜可賀。耗死我一堆腦細胞啊!

我愛的是法希,蓮布,這倆對萌死了!

可惡,希爾杜好幸福!我也想和法音一起洗澡!!另外蓮音在此文非常突出呢!

最後我要聲明一下,我是百合(偏法希蓮布)黨!!

百合大法好!!(誰快來把他拖走)